您的位置:首頁>政務信息>今日重慶>詳細內容

第三屆數字經濟百人會昨日舉行,專家學者共議數字經濟新趨勢 重慶發展數字經濟有獨特優勢

發布時間:2020-09-16 06:50
字號:[小][大]【打印正文】
分享到:

九月十五日,重慶科技館多功能廳,2020線上中國國際智能產業博覽會數字經濟百人會現場。?記者?盧越?

鄭緯民?記者?盧越?

吳志強(會議主辦方供圖)

高新波?記者?盧越?攝

芬恩·基德蘭德(會議主辦方供圖)

9月15日,第三屆數字經濟百人會在重慶科技館舉行。來自政府、高校、科研機構和典型企業的代表共聚一堂,圍繞“數據要素驅動·融智賦能發展”主題,共議數字經濟前沿新趨勢,共謀數字經濟發展新未來。

本屆數字經濟百人會采取線上線下結合的形式舉辦,不僅在重慶科技館設置了線下主會場,還在權威網絡平臺和智博會官網開展形式豐富的在線傳播,讓大眾不在現場也能與專家在云端相見,聆聽專家的真知灼見。

中國工程院院士、清華大學計算機系教授鄭緯民:

人工智能是新基建重要組成部分

9月15日,在第三屆數百會上,中國工程院院士、清華大學計算機系教授鄭緯民作了題為《新基建中的高性能AI算力基礎設施的架構與評估》的主旨報告。

他表示,人工智能(AI)是新基建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如今,AI已經能有多種多樣的應用場景,比如圖像檢測、視頻檢索,包括安防、醫療診斷、自動駕駛等,其技術核心是卷積網絡;再比如博弈決策類應用,包括交通規劃等,其技術核心是強化學習;還有自然語言處理,包括搜索與推薦等,其技術核心是轉換,就像是語言翻譯,從中文翻譯成英文,從日文翻譯成中文,都需要進行轉換。

自然語言處理需要強大的算力。他介紹,有個模型叫作GPT,2019年2月當它升級為GPT-2時,大約有15億參數。到2020年7月,當它升級成為GPT-3時,就已經增長到1700億參數。處理問題的參數越多,處理問題的效果就越好,這就意味著需要的機器就越多。隨著人工智能的快速發展,對機器的需求大約每3.5個月就會翻一番。

“在新基建的大背景下,下一代AI的發展亟需大規模AI算力基礎設施。”在鄭緯民看來,雖然GPT-3模型已經取得了很大進步,但相比人類大腦還有很大差距。因此,下一代AI模型可能將超過萬億參數。

正因為AI算力基礎設施很重要,人們更需要一套AI算力的測試程序,利用簡單的指標來回答哪套系統的AI算力更強、整個AI算力基礎設施的發展狀況如何等問題。

然而,在他看來,這樣一套測試程序要做出來并不容易。目前,他帶領團隊開發出了一套軟件,可以對任何規模的機器進行評估,并且能夠評估反映人工智能的核心問題。“我們已經做出了第一版,在國內一些企業進行測試。今后還將在國外進行測試,希望能構建一套在全球范圍內適用的軟件。”鄭緯民說。

中國工程院院士、同濟大學副校長吳志強:

城市正在變成一個智能生命體

“未來的智慧城市可以與人互動,未來的城市不再是一個只有道路、房屋、橋梁、河流的城市,它將是一個智慧生活的生命體。”9月15日,吳志強通過視頻連線作了《新基建邏輯與城市技術未來》報告。他表示,過去人們把城市分為居住、工作、交通、休閑四大功能;進入智能化時代,人們認識到城市還是智能的有機生命體。

“新基建為什么不是老基建?”吳志強認為,過去的基建造的是肌肉和骨骼,現在的基建造的是有神經系統的、有感知系統的一個高級的生命體。2020年將是城市規劃、城市治理與大數據、移動互聯網、人工智能、區塊鏈技術集成的信息技術整體建構非常重要的時期。

對于智慧城市的規劃,吳志強表示,城市正從單體建筑走向全系統運行管理。“所有的智能建造、意識、構建,需要全部整合起來,形成一個新體系。”因此,智慧城市規劃需要從5個方面入手:把建筑信息模型作為城市信息模型的細胞,將建筑作為城市細胞:對城市物質子系統建模,導入多種數據;城市時空數據的導入;城市突發事件預警包括自然災害、火災、犯罪等數據導入,能夠及時啟動應急管理預案;城市藍圖模擬規劃,通過不同的情景方案,來應對城市彈性與不確定性。

“2025年的時候,我們可以看到世界各個城市,尤其是大城市和超大城市的智能水平將進一步拉開。”吳志強表示,城市的智慧化要從治理能力出發,從百姓的需求出發,從而加速提升未來新基建的城市技術。

重慶郵電大學黨委副書記、校長高新波:

重慶可從五個方面推動數字經濟發展

9月15日,高新波在第三屆數百會上作了《重慶數字經濟發展的概況與初步思考》的報告。“數字經濟包括兩個部分內容,一部分叫數字產業化,另一部分叫產業數字化。”高新波介紹、數字產業化就是數字經濟基礎部分,即信息產業,包括電子制造業、信息通信業、軟件服務業等具體業態;產業數字化是數字經濟融合部分,傳統產業由于應用數字技術所帶來的生產數量和生產效率提升,其新增產出構成數字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高新波表示,針對數字經濟發展,國家和重慶市都發布了一系列指導和扶持政策,因此獲得了快速的發展。重慶市獲批建設全國首個數字經濟發展創新試驗區、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創新發展試驗區……這些都為重慶數字經濟發展奠定了很好的基礎。

高新波認為,重慶發展數字經濟有很好的優勢:在新基建方面,包括5G的組網、重慶數據中心的建設、中新(重慶)國際互連網數據專用通道建設等;在產業聚集方面,有重慶智谷、兩江智慧體驗園、數字經濟園區、仙桃數據谷、西部(重慶)科學城等,有利于規模化集群發展;在合作交流方面,智博會是非常好的智能產業展示窗口和對外合作交流平臺;在人才方面,重慶有24所高校設有人工智能方面的相關專業和學科,也有力助推重慶數字經濟的發展。

對于重慶數字經濟發展,高新波有幾條建議:一是加強頂層設計,研究制定數字經濟發展指南,明確數字經濟的發展目標和路線圖;二是推動數據共享,消除信息孤島推動數據互聯互通;三是加速生態建設,統籌布局產業鏈和創新鏈,使兩者相互促進共同發展;四是打造品牌效應,打造一批特色鮮明、品牌效應突出的數字經濟試點示范應用,由重點突破帶動全面推進;五是擴大平臺的應用以及引導產教融合。

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芬恩·基德蘭德:

人力資本取決于教育水平

9月15日,在第三屆數百會上,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、挪威皇家科學與文學院院士、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經濟學教授芬恩·基德蘭德在線上作了題為《未來經濟之路》的報告,從短期和長期的視角,對發展中國家和地區的經濟發展問題提出了若干建議。

“從短期來看,我關心的主要問題是國家的人力資本會怎樣發展。”他談到,人力資本是經濟學中使用的一個術語,取決于一個國家的教育水平等,這在市場中可以得到體現。以醫院為例,一名腦外科醫生在教育上投入了很多,因此也會得到很高的報酬。

他介紹,在目前情況下,許多人力資本是人們通過在公司工作學習而獲得的,稱之為“邊做邊學”。不過人們也會擔心,假如失業了,或者人力資源下降時,還能像過去一樣值錢嗎?對此,他在研究中發現,這實際上與人口統計有關。

人口統計學家將工作年齡定義為25歲到65歲,如果用處于工作年齡的人數,除以退休的人數,或者達到退休年齡的人數,那么從統計結果看,在1950年,這一比值是6。也就是說,7個人當中,有6個是處于工作年齡的人,只有一個處于退休年齡的人。他還發現,這一比值隨著社會發展在穩步下降。這反映的其實是一個人口老齡化的問題,從長遠來看也是一個值得關注的重要問題。

另一個引起基德蘭德關注的,是家庭生產的問題。“如果把家庭看作是一個工廠,如果你有爐灶,就可以購買食材回家做一頓飯,也可以通過其他方式解決溫飽問題。再比如說,你在家里添置了洗衣機和烘干機,就可以用來洗衣服,有干凈的衣服穿,而不需要把衣服拿去洗衣店。”在他看來,家庭生產和市場生產之間就存在著重要的互動關系。雖然目前還沒有看出來哪個對社會來說更有價值,但從家庭生產來說,女性和男性一樣,在很大程度上參與生產,都是很有價值的。

網站地圖| 版權聲明| 公務信箱| 網站導航| 聯系我們

重慶市人民政府版權所有 重慶市人民政府辦公廳主辦

網站標識碼:5000000095    ICP備案:渝ICP備05003300號 國際聯網備案:渝公網安備 50010302000814號

鸿运来彩票-安全购彩